Thursday, January 18, 2018

財政部向買家買回控制權

这几天,媒体仿佛都在为108交易塔造势。

《星报》报道,这个预计可在今年年底建竣的交易塔,已经和数家大机构签约入驻为租户,这些大机构大都为本地金融机构。

报道说,约47%的260万方尺的建筑面积已经签约,另外9%还在考虑当中。即是说,将近逾半已有租户。

之前,《The Edge》报道,财政部在两三个月前透过一家MKD Signature公司收购Mulia产业公司的51%股权,至今未获财政部回应。Mulia产业是印尼Mulia集团购买该块3.42英亩的TRX土地的子公司,价钱6.65亿。

如今财政部通过MKD Signature子公司回购Mulia产业的51%股权,却未透露数字。

根据报道,MKD Signature股本只有两块钱,董事成员全都是财政部官员,包括政府投资公司(GIC)部门(商业领域)副秘书拉希达(Rashida Mohd Sies)和秘书阿斯里(Asri Hamidin),以及(投资部)副秘书长莫哈末(Mohmad Isa Hussain)。

不寻常的是,当第二财长佐哈里被问及此事的时候,他却“无可奉告”,说要知道详情后才可告诉记者。

身为第二财长,岂能对此事一无所知?还是如之前说过的,凡与1MDB/TRX/大马城有关的课题,都由这三家GLC的共同主席也就是财政部秘书长伊万做主?不在第二财长的职权范围内?

财政部两三个月前就已买下Mulia产业的51%控制权,难道佐哈里这些日子来都被蒙在鼓里?财政部秘书长伊万都不必向他报告吗?看来伊万的职权比他还大呢!

这51%收购价是多少?相信佐哈里也一无所知。根据注册局资料显示,MKD Signature在去年9月15日向汇丰银行抵押贷款20亿元。

这么巧,国行向财政部买地的代价也是20亿元(请看《国行向财政部买地》8/1)。我忽发奇想,这20亿元,会不会是同一笔的20亿元?

问佐哈里,他也不知道,他叫记者们自己去问国行。

这第二财长的位子也真不好做,这些日子来,只要问到有关1MDB/TRX/大马城课题,佐哈里都是一问三不知,不是叫记者去问国行就是问伊万。前第二财长胡斯尼就说了,1MDB弄到他很压力,不然他也不会挂冠求去了。

说回MKD Signature向汇丰抵押贷款的20亿,应该不是全部都拿来购买Mulia产业的51%股权吧?若是的话,意即Mulia产业的股本总额大约40亿,但Mulia集团当初的收购价仅仅6.65亿,106层高楼的建筑成本是多少呢?该不会是33.35亿吧(40-6.65=33.35)?

潘俭伟怀疑当初Mulia买下该块土地,是以Put Option的期权方式,即Mulia须在一个限期内将(部分)股权卖回给1MDB/财政部,以解决1MDB的部分债务。

这不与当年财政部将GLC股票转给国行,达祖丁再向国行购买马航股票非常相似吗?看样子,财政部这次处理1MDB土地的手法,灵感就是来自当年的马航回购案的。

当年国以原本卖价回购马航股票,这次,财政部收购Mulia产业股权,价钱应该比TRX土地的售价高出好几倍吧!

否则,既然106交易塔本来就是要做为TRX中心的地标,当初为何会要卖给Mulia集团?相信当时就已准备在适当时机买回象征TRX地标的建筑了。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425527/%E3%80%90%E6%89%93%E9%96%8B%E5%A4%A9%E7%AA%97%E3%80%91%E5%8F%88%E6%98%AF%E5%90%91%E6%95%A6%E9%A6%AC%E5%AD%B8%E7%9A%84

Wednesday, January 17, 2018

不是兩塊錢公司

世界無奇不有,大馬特別多。

有些課題,政客們真的要先查清楚背景資料也懂一些日常知識才好發言,不然說錯話了才來糾正,貽笑大方,那時已於事無補了。

前天讀到一則新聞,就是馬華署理縂會長兼首相署部長的魏家祥質問檳城政府,爲何一家“小型的本地服裝公司,可以成爲獲頒檳城海底隧道項目的SPV公司的股東之一”。

署理縂會長指的是上市公司Voir。其實,與其問林冠英,他應該問該公司才是。這家公司去年尾在投資983萬元,入股檳城海底隧道建築財團Zenith的13.21%股權后,就改名為Vertice了。

署理縂會長也知道説它衹是該財團的股東之一,那有什麽問題嗎?

打個比方,我是一名裁縫,我買了一家上市建築公司的股票,算是這家公司的小股東,從中賺取股息,但我并不需要知道如何建屋子啊!

根據署理縂會長的邏輯,我這樣一個做衣服的小人物,是不能投資建築公司的。這不很奇怪嗎?

魏家祥也擺了個大烏龍,問爲何檳城州政府所承諾的中國建築公司沒有在SPV公司的股東名單出現?

在國陣這麽久,魏家祥難道不知道在國陣政府,SPV多是由政府成立的兩塊錢公司,因爲有聯邦政府做擔保,然後再通過這家SPV去委任承建商嗎?

就拿東海岸鐵路計劃工程(ECRL)來説好了,這個工程的SPV是由聯邦成立的一家兩塊錢公司MRL,承建商卻是來自中國的中國建設(CCCC)(請看《首相的“技術問題”很中國》20170811)。

都是基於同樣的原理啊!不同的是,Zenith不是兩塊錢公司。

MRL還是特別爲ECRL而成立的SPV公司,根本沒有任何建築鐵路的經驗,那它是不是更沒有資格負責ECRL呢?

MRL衹有兩塊錢股本,卻能向中國進出口銀行(EXIM)貸款550億,但造路成本也是550億元,意即100%融資,這是相當不尋常的做法。

MRL可有償還550億元加20年利息的能力?當然沒有,最後還是要由提供擔保的聯邦政府來還債。

如果真的要擔心的話,我覺得高官們更應該擔心ECRL的feasibility,以及MRL的償債能力,不要最後又要由我們這些老百姓來買單。

還有諸如1MDB和聯土局等GLC明目張膽的土地交易與資金轉移,高官們爲何都視若無睹,不聞不問呢?

Tuesday, January 16, 2018

每一宗醜聞,同一個手法

聯土局黃金地舞弊案峰回路轉、完璧歸趙、物歸原主、失而復得?

今天各大財經版的重大標題,莫過於有關聯土局土地舞弊案的演進新聞,那便是:聯土局從該發展商取回了位於吉隆坡Jalan Semarak的土地權;有些媒體標題就引用了上述成語。

聯土局主席沙里爾與發展商簽署協議的時候開心説道:取回土地,完全不花一分一毫。

聽起來,整件事情的演變好戲劇化,可以說是一場鬧劇。

財長首相說,警方調查和法務稽查不會因此結束。問題是,從一開始,這場醜聞是如何發生,爲何會發生,誰允許它發生的?

雖説聯土局已取回土地,是不是務必也要把背后的始作俑者揪出來,並繩之以法?否則,如此姑息養奸下去,誰敢擔保同樣的事件不會再發生?

是的,你會發現到,同樣的事件其實一直不斷地在發生,從當年1MDB的第一宗與石油沙地的聯營計劃開始,都是同樣的modus operandi,便是把一塊存在或虛擬的土地做抵押或轉移給對方取得貸款,過後又把土地賣掉或轉回來/買回來。

遠的就不説了,在1MDB的TRX土地案件,當初賣給印尼Mulia集團的TRX土地,財政部最近不是成立一家兩塊錢公司買進對方51%股權的方式買回來,以取得控制權嗎(請看《106交易塔的古怪交易》20180110)?

說不好聽一點,政府就好像做broker一樣,通過GLC做土地買賣從中牟利/套利,或從土地重估中賺取虛僞的“盈利”。

1MDB若是這樣,其他GLC若也依據同樣的買賣形式,那也不稀奇了

像我那天説的,若非東窗事發,聯土局主席形容為詐騙案的舞弊醜聞可能就神不知鬼不覺般的掃進地毯下了(請看《沒有貪污濫權,衹有管理不當》20180105)。

相信這是一宗經過精心策劃的詐騙案件,而非如反貪會副主席阿占巴基説的:因爲“管理不當”。

根據報道,聯土局是在2014年6月與Synergy Promenade簽署土地發展協議,在2015年至2016年之間進行四塊土地的交易。

一些媒體的報道有些出入,說發展商在取得授權書(Power of Attorney)后,竟然將土地擁有權轉給自己的子公司。

沙里爾也質問,爲何在此計劃中,有轉移土地擁有權的必要。

後來的報道顯示,其實聯土局將土地以2.7億元賣給了對方,這比10億市價還低了七成。但問題出在,土地雖然轉名給了對方,沙里爾說聯土局至今“分文未得”。

沙里爾説他在去年一月出任主席后就將此事告知首相,首相一直沒有回應,情急之下,沙里爾向警方報案,首相這才指示要進行法務稽查(forensic audit)。

忽然想到,會不會有這樣一個情況,那就是,對方其實有繳付2.7億元交易價,衹是所付出的錢卻去了別的地方。

聽起來很熟悉吧?對了,聰明的你,一定會想到,1MDB付給IPIC/Aabar的匯款,不就去了假Aabar的戶口嗎?

原本第二財長佐哈里還堅持說不會還IPIC第二次的,在IPIC采取法律行動后,財政部才出面,代1MDB還第二次的債,可是,卻完全不追究之前的匯款去了哪裏。這不太不尋常了嗎?

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知道錢去了哪裏,所以才沒有采取行動。

有沒有可能,聯土局的情況也是一樣,否則,對方豈敢土地轉了名卻還賴賬不還錢?

相信國行耗資20億向財政部買地或與此聯土局案有關。讓我大膽假設,這筆錢是爲了還給該發展商,否則,你認爲發展商會願意將土地歸還給聯土局,而且既往不咎嗎?

再拿此案與TRX的106交易塔地段比較,我在10/1的博文就有寫到,既然該地本來就是要建做爲TRX地標的106交易塔,不可能你還將土地賣掉,然後幾年后又離奇的將建築物買回來。

明顯的,這是如潘儉偉説的,是一種Put Option的典當貸款的做法。

同樣,如果這塊本來就是要建做爲聯土局地標的「KLVC塔」,沒有理由你還把土地賣掉/轉名給發展商,除非你的本意是要做抵押貸款,協議將來是要贖回來的。

然後就讀到新聞說,因爲聯土局的case,天然資源環境部宣佈,此後,所有GLC的土地交易,須先獲得財政部的批准。

覺得環境部的宣佈實乃多此一舉,本來,GLC的土地交易,不就須先經過首相署經濟理事會(EC)的批准嗎?若再經過財政部,豈非需要批准兩次?何況首相和財政部長根本就是同一人?

聯土局是直接隸屬首相署,首相如何可能不知道?除非有人繞過他,越俎代庖?那個人會是誰?

警方調查,或首相署的稽查,會不會包括調查指示伊沙做事的那位西蒂阿兹查?她是當時名不正言不順的FLOM部門主管,卻能代首相簽信,干涉一家GLC也是挂牌上市公司的投資決策、財務管理與行政,難怪聯土局的財務一團糟。也可見裏邊的架構模糊和濫權程度如何荒謬無比。

雖然土地已經歸還,聯土局不應該就此close file,沙里爾還是有必要讓人民尤其是墾殖民們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到底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在背後鬼祟地進行著,否則,怎會搞出這麽一個大件事?

這個萬能國,總是醜聞不斷,聯土局之後,下回不知又會輪到哪家GLC?大家不妨等著瞧。

Friday, January 12, 2018

州政府只要买多10%SESB股权

沙巴电费只有沙巴政府说了算?连联邦部长、国能和沙电(SESB)都不容置喙?

这是州副首长兼工业部长陈树杰说的。

他说上述三造都没有权力决定本州的电费率,因为这是关乎宪法权力,所以“我们”不会理会能源部长的谈话,没有人能说每六个月检讨电费一次,要调整电费,必先得到州政府的同意。

真的吗?但我记得过去数十年来,从廖莫宜到陈华贵到现在的麦西慕部长,州电费都是由联邦制订的,州政府从来都没有提出过异议。

几年前,像半岛的电费一样,能源部长也都是每六个月宣布下半年的电费有没有调整或保持。

老实说,自将SESB卖给联邦后,州政府只持有18.25%的SESB股权,国能则持有其余81.75%,何来的话事权?

副首长也透露,州内阁已在上星期向国能表示有意透过KKIP Power购回SESB的10%或更大的股权。

觉得10%实在是太少了,要取有控制权,州政府至少要持有51%以上才是,也就是说,需回购32.75%的股权(51-18.25=32.75)。州政府应该有这个能力,而非只10%。

州行动党秘书长陈泓缣也说,州政府要取回电供管理权,联邦政府须下放权力,州政府也需要通过法令才行。

州特别事务部长张志刚领导的州权益检讨委员会所讨论的其中一项计划,即要求联邦将电供回归给沙巴。陈树杰说州政府有权力决定电费率,岂非自相矛盾?

更矛盾的是,能源部长麦西慕也来自本州,但一路来他都不像为基本设施一向比半岛落后的本州着想。

Thursday, January 11, 2018

「M计划」让国阵坐享其成

前几天提到民统党主席丹高批评敦马的言论可笑(《敦马的联盟那时是国阵》2/1),原来不止我一人有这样的想法。

大马人权委员会前副主席赛门西豹(Simon Sipaun)指出,州国阵领袖说州民因为「M计划」不会原谅敦马,却又不解决「M计划」问题,反而“坐享其成”。

西豹当了几十年公仆,在1993年退休前当了五年的州秘书长,说来不巧,第二年国阵就从胜出的团结党夺取了州政权,执政至今。

他说,敦马退任首相已经14年,国阵老早就应有政治决心来解决「M计划」问题。

他也打脸联邦,指后者拥有国家最高的行政权力与财力,只要有强大的政治意愿,事实上也只有它才可以解决这棘手的问题。

跟着他就点名丹高,说他领导的民统党也是国阵成员党之一,他不也是「M计划」事件的“受惠者”吗?

州行动党妇女组主席珍妮拉欣邦(Jannie Lasimbang)也驳斥丹高言论,指后者忘了本身就是「M计划」的受益者,虽然纳吉首相成立了皇委会进行调查,却没有推出解决方案,而丹高只是掩饰民统和国阵在这方面的失败。

珍妮质问丹高:民统曾经宣称,因为是民统的大力推动,纳吉首相才成立皇委会调查,而皇委会报告显示有很多可疑的选民名字,为何民统没有向选委会施压,以删除这些选民名字?

民兴党秘书长罗列杜巴都雅(Loretto Padua)也提醒丹高,说州国阵成员党都是在敦马在位22年期间,尤其是在1994年州大选后离弃团结党成立新党加入国阵的,团结党也在敦马期间两次加入国阵,为什么那时候他们都那么支持敦马?

讽刺的是,罗列杜那么问丹高也不恰当,因为他本身也是从自民党,州国阵成员党之一跳出来的,现在他所属的民兴党的主席沙菲宜,也曾是州巫统领袖之一。

能不能说,彼此只是50步在笑100步?

不过,倒是发现一个奇异也有趣的现象,那便是,目前为止,只有友族领袖在批评丹高的言论,其他领袖,尤其是华裔的在野领袖,似乎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国阵里的华裔领袖,应有自知之明,那就不用说了。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424635/%E3%80%90%E6%89%93%E9%96%8B%E5%A4%A9%E7%AA%97%E3%80%91%E6%95%A6%E9%A6%AC%E7%9A%84%E8%81%AF%E7%9B%9F%E7%95%B6%E5%B9%B4%E6%98%AF%E5%9C%8B%E9%99%A3

Wednesday, January 10, 2018

106交易塔的古怪交易

刚刚上个月,也就是去年年尾,媒体报道,建于TRX中心,称为「106交易塔」(106 Exchange Tower)的建筑正式封顶。

叫「106交易塔」,是因为它一共106层,高452公尺,是TRX中心的一个重要地标,建竣后将成为我国第一高楼,比88层的双峰塔还高。

根据当时报道,该塔业主是印尼的Mulia集团,承建商是「中国建筑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CSCE)。

Mulia集团?这个名字听来很熟悉。三年前当1MDB丑闻爆发时,财长首相四处找买家卖地还债,但找到的买家/潜在买家都是政府本身的GLC,包括朝圣基金、阿芬银行集团、KWAP(公务员退休基金)和LTAT(武装部队基金)等。

跟着忽然冒出一家来自印尼,便是这家Mulia集团,声称以6.65亿马币向1MDB购买一块1.38公顷(3.42英亩)的TRX土地,该块土地要建的就是原本叫「地标塔」(Signature Tower)的建筑。

该块土地原先是由朝圣基金以5.78亿价格购买的,后者后来改以1.88亿元购买另一块0.64公顷地段,这块地于是就改卖给Mulia,价钱6.65亿比朝圣基金的5.78亿高出15%。

当时就觉得这块土地买卖很古怪(请参阅《印尼Mulia买TRX土地?》20150514),因为新闻是由1MDB本身发出的,却没有任何签约仪式的报道或照片,不像其他交易那样高调,显得很不平常。

而且,为什么朝圣基金会突然将土地让出给Mulia,改买另一块土地?

时隔将近三年,忽然传出报道,早在两三个月前,财政部透过一家叫MKD Signature的两块钱公司,收购Mulia子公司Mulia产业发展的51%控制股权,价钱不详。

财政部也接管了该座定名为106交易塔的大楼,却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为何要如此做。

如果当初卖给Mulia所收到的资金已经还1MDB的债,这次从Mulia接管106交易塔,交易价是多少?这笔资金来自哪里?财政部没有交代。

潘俭伟质疑,当初1MDB/财政部是不是与Mulia做了什么协议,如签署卖出期权(Put Option),在一个限期内,Mulia以较高的价位将股权卖回给1MDB/财政部?

这是有可能的,否则,如果Mulia集团觉得该块土地是一项良好的长期投资而买下,为何无端端两三年后又将控制权卖回给1MDB?

1MDB已没有资金将土地赎回来,于是就由财政部出马。

那么巧,国行上星期刚刚向财政部买地,交易价20亿,这笔钱的一部分是不是用来向Mulia回购106交易塔地段?的确有可能。

说的也是,既然106交易塔要做为TRX中心的地标,其拥有权怎可落入外资手里?

因此,最有可能的是,当时的买卖只是权宜之计,以Put Option方式将该地段典当给Mulia,协助1MDB减债,两三年后再赎回来。

说到还债,潘俭伟也质疑,真的有中国公司购买1MDB的两块地,让1MDB得以提早支付IPIC的第二笔欠款吗(请看《1MDB还债的钱从哪来?》20171229)?

根据邻国《海峡》报道,买家是中国官企,那为什么不能透露这中国官企买家的名字呢?

觉得《砂拉越报告》和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比较可信,因两者不约而同报道是东铁承建商CCCC“协助”1MDB还债的。

说到邻国的《海峡》,记得之前我曾说到,为什么很多相关新闻都是先从邻国报道,我国才跟进的吗?

潘俭伟也注意到,他怀疑是财政部故意放消息给邻国报,包括去年大马城卖给王健林万达集团的消息。

记得吗,当时大马城撤销和IWCity-CREC财团的协议,连阿鲁和财长首相事先都不知情?

该报时常引述“内幕”消息,但这些独家“内幕”消息来源来自哪里?

Tuesday, January 9, 2018

一封来自首相署的信

联土局主席沙里尔昨天证实,首相署委任的外部稽查(external audit)已针对联土局被转让的黄金地段展开“法务稽查”(forensic audit)。

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也说,一旦发现有贪污滥权,反贪会已做好准备采取行动。

这就让人好生奇怪,因为在去年尾,当沙里尔报案的时候,反贪会副主席阿占巴基就迫不及待,说联土局土地转让案只是管理不当,并无涉及贪污滥权(请看《联土局丑闻连续剧》20180104)。

当时就很好奇,反贪会如何调查神速,那么快就有了结论。

可是现在从反贪会老大的谈话,调查似乎还在进行中,为什么反贪会老二却已快快说没有贪污滥权,只是管理不当?

那天我也说政府GLC的资产交易必须经过首相署经济理事会(EC)的批准,而财长首相是EC主席,所以财长首相对该段土地转手理应是知情的。

昨天,拉菲兹也证实,联土局该段黄金地的发展必须由财长首相签名。授权书(PA)应该只授权发展商进行发展,如何连土地拥有权也授权转让掉,联土局却分文未得。

周末的时候,《砂拉越报告》再做惊人爆料,指调查范围不应只限定在联土局本身,应该也包括首相署(FLOM部门)在内。

首相署有个FLOM部门?如果你不知FLOM是什么,请看拙文《首相署真的成立了一个“大马第一夫人部门”(FLOM Division)》(20110121)、《大马第一夫人部门:你看到了,没有了!》(20110128)及《除了FLOM,还有Former First Ladies.......》(20110131)。

该网站刊登了来自首相署寄给当时联土局主席伊沙cc给财长首相的一封电邮,日期2013年9月13日,由一名Siti Azizah Sheikh Abod签名,电邮内容是要“确保该投资计划可以即刻实行并提供投资回酬”(to ensure the investment project can proceed immediately and provide the investment returns.)。

当然你可以说这样一封电邮内容并没有什么,问题是为什么首相署插手联土局投资,并给予指示?

这名Siti Azizah Sheikh Abod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权力代表首相署指示联土局主席做事?

她就是当时这个FLOM部门的主任(Head of FLOM)。

首相署的一个部门主任,竟然可以插手一家政府机构的投资决策、财务管理与行政?她是依据谁的指示行事?这里画公仔也不必画出肠来了。

所以现在你明白伊沙为何有恃无恐,根本没有在怕,还上载了一张他唱K的照片,你敢吹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